笔下文学 > 其他小说 > 嫡妃惊华:一品毒医 > 第三百三十一章 陈年之约
天才一秒记住【笔下文学】网址:www.bixia.net

    皇后分明感觉御书房内的氛围陡然一变,辰皇的眼神带着几分难以探究的深恼,而慕珑渊却只是轻轻笑了一声,便不再看他们一眼转身拂袖离去。

    皇后已经习惯了幽王这般狂妄的态度,然而在她看来这是无比愚蠢的行为,天要让其亡必先让其狂,陛下的耐心是有限的,她自然对幽王这等自掘坟墓的行为乐见其成。

    只是……

    “看来陛下又有喜事了。”

    皇后雍容的笑了笑,她最擅长的便是旁敲侧击,有些事情换个说法反而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谁知这一次辰皇竟是勃然大怒,“连你也要对朕指手画脚?!”

    只听砰的一声,他竟是随手抓起了桌上的紫檀砚台狠狠的砸向了皇后的脚边,她的脸色不由得一变,虽知每每幽王进宫必会触怒龙威,但陛下向来与她相敬如宾,从未像此刻这般迁怒于人!

    皇后暗自咬牙,立刻明白慕珑渊这是挖了个坑给她跳,然而更让她在意的是,这幽王向来不会说毫无意义之言。

    这个美人究竟是何身份,值得幽王提及,又让陛下恼羞成怒?

    她心中一动,当即惶恐自责道,“臣妾罪该万死,请陛下息怒……”

    这些娘皇后早已深得与辰皇的相处之道,不论过错在谁,定要先服软方有回旋的余地,必须让辰皇感受到自始至终,她都知道谁才是这个江山手掌生杀大权的主人。

    果不其然,辰皇的火气当即消了一半,皇后何错之有?有罪的是刚刚离开的那个不孝子!

    皇后待辰皇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缓和,才缓缓上前,“妾身无德,可能为陛下分忧解难?”

    一阵沉默之后,辰皇才心平气和的说出了夏香一事。

    原来当初庄妃献上夏香时,只说这是她收的义女,并未提及夏香的身世,直到几次独处之后,夏香的柔弱凄楚着实打动了辰皇,六宫之中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却没有一个如她这般惹人怜爱。

    她仿佛将辰皇视为了救她于水火之中的英雄,天底下又有哪个男子能抵挡得了那般炙热的期待?

    再则,若她是高门贵女,那么辰皇还需多加思量,可偏偏不过是个被抛弃了的三品武将府中的庶女,将她纳入宫中,那夏家上下理应感恩戴德才是。

    可皇后却听出了端倪,她知道庄妃献上美人一事,却不知竟是夏家的九小姐!

    心中似有一团无形火正熊熊燃烧了起来,她越发认为太子的建议是正确的,这个庄妃确实留不得了,否则她怎能不事先获得自己的同意?

    只怕这其中还有不为人知的肮脏事,难怪那夏浅薇要冒险一搏。

    “臣妾看这夏九小姐也是个乖巧的,既然陛下喜欢,便收了吧。至于怀化将军,臣妾倒是有个提议……”

    ……

    从御书房出来之后,皇后脸上雍容的笑意早已荡然无存。

    这夏香必定与夏浅薇有所过节,而她虽已决定将永乐县主收为己用,却也必须考虑制衡之道。

    陛下新宠的美人,那夏浅薇若不想被她的庶妹报复,就必须好好的为自己效力。

    只是心中的这一抹不平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后宫佳丽三千,多一个少一个她早已麻木了,可听见这件事,她还是满心的不舒服。

    如今她只有一座冰冷的行宫,可陛下的身边还有那么多的软玉温香,那么多双眼睛等着她行差踏错,每一日都如履薄冰。

    而她分明发现,陛下还是不打算将实权交由太子,这才是最让人失望的地方!

    或许……他们真的不可继续坐以待毙了。

    一道冷厉的视线很快吸引了皇后的注意,她诧异的发现不远处竟站着一名阎幽军。

    “幽王今日竟有这等闲情逸致?”

    果不其然,离开御书房后不久,皇后便看见了等候在暗处的慕珑渊。

    她一个眼神示意,四周的宫人便纷纷退散开来,皇后久久的望着这张俊美得无可挑剔的面容,他的那对眼睛像极了当年那个孤傲的异国妃子,只是毫不掩饰他的杀意。

    是的,皇后知道慕珑渊有多么恨她,因此着实惊讶今日幽王竟会主动寻上门来。

    “听闻皇后娘娘又为太子挑了个人选?”

    那个丫头想要投靠皇后?天底下岂有这般便宜的事情。

    “……不知幽王说得是何人?”他怎么会突然关心起太子婚事?

    皇后挑了挑眉,不断的琢磨着慕珑渊的想法,随后轻轻笑了下,“莫非幽王也有了中意之人?”

    辰皇身边有不少皇后的眼线,但有些事情,却也是她打听不到的,比如慕珑渊逼辰皇赐婚一事,就被完美的保密下来。

    毕竟幽王的一举一动都被满朝文武所关注,他随便一句话都能搅得朝堂动荡,辰皇定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此时慕珑渊的脑海中当即划过了一道清冷妩媚的小脸,片刻之后竟勾了勾唇角,“是又如何?”

    他是认真的?

    皇后的眼底当即一沉,若是从前她必定会当成对方别有居心的戏言,可今日的慕珑渊很不一样,他方才迟疑的一瞬间实在太过耐人寻味。

    “不知是哪家的姑娘有这等福气?本宫倒是可以为幽王保个媒。”

    此时慕珑渊心中有千百个念头划过,只要他说出夏浅薇的名字,以皇后的性子必定会让她后悔今日的莽撞之举。

    然而他只是薄唇轻启,可下一秒却变成了,“就不劳烦皇后了,本王不过是想来提醒你,当年约定的期限将至。”

    “你不是已经出尔反尔了吗?”皇后的声音立刻冷了几分,可慕珑渊的眼底却是划过了一抹戏谑的流光。

    “皇后指的是之前太子马场受伤一事?他自己要跑进本王的陷阱里,谁能拦得住?”

    眼前的男子语气轻狂,别有深意的看了皇后一眼,“本王相杀的人,一定会让他死得干干净净,岂会只是伤了条腿这么儿戏?”

    慕珑渊的身上当即散开一股不近人情的寒意,皇后目光微凛,回想起十年前那个错误的决定,谁会想到当初那个奄奄一息任人践踏的落魄皇子,竟真能逆天改命,摇身一变成了如今最为棘手危险的敌人!

    为何,那个时候自己没有直接杀了他?!

【笔下文学】手机版免费阅读网址:m.xiaoshuo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