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穿越小说 > 抗联薪火传 > 第2086章 夜色之下
天才一秒记住【笔下文学】网址:www.bixia.net

    “我们从飞机跳下来的时候有个伞包就没有打开。

    后来我们先侦察了个机场,是赵凤才在一个采蘑菇的老百姓手里拿的通行证。

    等到要进要塞里面侦察时被小鬼子给发现了。

    后来,小鬼子就追我们,在半路上趁小鬼子兵力分散我们就抓了仨俘虏,可自己又就牺牲了两个。。

    赵凤才就引着小鬼子往别的方向跑,然后我和你们小队的小伊子,就看到他被小鬼子给打倒了就再也没起来。”

    这是和伊亭雪一起跑回来的那名抗联战士所讲述的大致经过。

    小不点、勾小欠他们这些战士和这名战士在一起,而雷鸣和周让则是在陪着伊亭雪。

    “赵凤才和你们小伊子是一家的吧?”那名战士又问勾小欠。

    “是。”勾小欠点头。

    “怪不得。”那名战士果然如此的口气。

    “咋了?”小不点问。

    “那三个俘虏是小伊子审的,你们知道她咋审的吗?”那个战士低声说道。

    “咋审的?”小不点低声问。

    “她日语说的贼好,我听她就问小鬼子说不说,第一个小鬼子不说让她一刀就给剌脖子上了,那血喷了旁边小鬼子一身!

    他又问第二个说不说,第二个不说让她也是一刀,然后第三个就招了。”暮色里那个战士低声说道。

    “小鬼子死一个少一个。”勾小欠狠叨叨的说道。

    多少个小鬼子能换他们雷鸣小队一条命啊,一向老实巴交的赵凤才可是牺牲了!

    “我倒不是说杀俘虏违反纪律,我就是觉得吧你们的那个小伊子下手有点——

    反正比我都狠。”那个战士再次说道。

    “第一,小伊子那是给老爷们报仇。”勾小欠说道,“第二吧,别人杀俘虏可能违反纪律,可是他杀俘虏不算。”

    “嗯?”一听勾小欠这么说,那名战士用奇怪的眼神就看了勾小欠一眼。

    “小伊子本来就是日本人,后来参加咱们小队的,日本人杀日本人不算违反纪律。”勾小欠嘴快便说道。

    “啊?她是日本人啊?!”不光那几个非雷鸣小队的战士吃惊了,就是赵小气都吃惊了,赵小气却也是才知道伊亭雪原来是日本人。

    “行了,知道得了,谁也别说出去,奶奶的,怎么给赵凤才报仇呢?”小不点叨咕了句。

    “快了,等苏联同志的大炮一响,小鬼子剩不了多少。”这时一名抗联战士说道。

    于是众人纷纷点头。

    原来抗联战士以为日本鬼子的飞机大炮坦克车就很厉害了,可他们到了苏联之后那也算是长见识了。

    日军的武器跟苏联红军的比起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

    天色黑下来了,以雷鸣为首的这支侦察小队便在一座小山中歇息了下来。

    从飞机上空降的时候他们倒也是带了些口粮的,而那口粮依然是肉食。

    这个建议还是当时雷鸣提出来的。

    这不是乐不乐意吃肉的问题,而是因为同样体积的肉食提供的热量最高。

    苏联红军已经把自己的卫国战争打赢了,所以现在一线部队的伙食不差,黑面包都已经变成白面包了。

    而相应的,雷鸣他们这回出来带的都是熟牛肉。

    只是,有的人随身还携带着,有的人却已经没有了。

    就比如雷鸣,他和日军缠斗那衣服都换好几套了,那牛肉也早被他折腾没了。

    大家匀胡乱吃了些便全都休息了。

    现在已经是他们空降下来的第四天了,这些天没有人休息好的。

    虽然说三支侦察小队人牺牲了大半他们这些剩余人员终究是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周让搂着伊亭雪睡着了。

    伊亭雪很伤心,因为当时她是眼睁睁的看着赵凤才倒在了日军的枪下。

    也正因为如此,在向日军俘虏讯问情报的时候她才痛下杀手。

    而等她和雷鸣他们会合后,失去爱人的悲伤、几天来紧张困顿、趴在周让怀里痛哭的倾诉,当这一切都过去她直接累的就睡着了。

    人的情绪有时也如那自然界的热胀冷缩一般,

    石头热了就胀冷了就缩,次数一多那就会碎的,而人一会情绪激昂一会儿又低落至极点那也会份外疲倦。

    雷鸣则是趴着睡着的,那自然是因为他后背受伤不敢躺下。

    雷鸣睡前的心情也同样不好。

    现在只是赵凤才牺牲了,可他真的不知道在苏联红军发起进攻之前,自己小队究竟还会剩多少个人,抑或,几个人。

    可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的雷鸣感觉到了疼痛,于是他醒来了。

    而当他也只是醒来时便本能的翻了一下身。

    原来,睡着之后他无意识的翻了下身,这自然就碰到了伤口,如此之疼痛倔他又怎么可能不会醒?

    黑暗之中雷鸣咧了下嘴重又趴了下来,而这时他却在想自己刚刚做的梦。

    不知道怎么自己竟然做梦了。

    梦中是个也就六七岁还穿着学生装的日本小女孩儿正用胆怯的目光看着自己,用乞求的语气对自己说“请不要让我走!”

    而这,也正是雷鸣当时从那个水罐处溜下来时撞到突然从那个小屋里钻出来的日本小女孩时的情形。

    雷鸣当时穿着的是日军的衣服,那个小女孩理所当然的就把他当成日本兵了,她以为雷鸣是来抓自己回开拓团的呢!

    雷鸣也搞不清为什么自己会做这样的一个梦。

    按理说,东北抗战十四年,中国人的孩子要比这个日本小女孩凄惨的多。

    或许,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吧,平民永远是炮灰是受害者而不分国域。

    算了,不去想这个事了,自己还是老实睡觉吧。

    雷鸣收摄了心神试图接着睡去,可也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山下某处发出了某种声音。

    这种声音,如果换作别人未必就会注意到,可雷鸣却不同。

    因为他曾经是个猎户,他甚至由那声音联想到了狗。

    难道小鬼子摸上来了?

    日军在东北各大要塞同时被侦察被搔扰,要说日军不能意识到什么那也是不可能的,日军连夜搜山也完全有可能。

    想到了这里,雷鸣警醒。

    他悄无声息的爬了起来用手轻轻向一旁摸去便摸到了一个人的肩头,那是周让。

    “你把所有人都叫醒,千万别出声,我到底下看看。

    如果真有情况,你们悄悄撤退不要管我。”雷鸣在周让耳边低语道,然后他就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往山下去了。

【笔下文学】手机版免费阅读网址:m.xiaoshuo8.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