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小说 > 锦绣良医 > 第637章 崔三妹
天才一秒记住【笔下文学】网址:www.bixia.net

    第637章崔三妹

    “三妹,回去了呢。”笑着打招呼,语气好到不行。

    只是那个叫三妹的贵妇人却是表现得冷淡淡的,脸色也是黑得不行,面对几人的讨好,甚至把目光投向了前方,嘴里也不过是不轻不重的嗯了声。

    “嗯……”

    像是从鼻子里发出的声音。

    众人:“……”

    被寒冬腊月里一盆冰冷的水浇灭了所有的热情,有心要招呼几句的她们像是喉咙里鲠了一根鱼刺一样上不来,咽不下。心中唯有的只剩下崔三妹一家人的美好问候。

    呵呵,崔三妹,一个卖身为奴的,大家都知道的,跟她们拽个什么劲,在她们面前高贵傲气,在主子面前还不就是一个迎逢笑脸、卑恭曲膝的奴才。

    哼!奴才,还不如她们呢。

    只是这些想法大家只敢埋在心里头,是万万不敢表露出来的。

    片刻冷场之后,到底还是不能让场面冷清下来,为首那个老太太仗着年岁居长,舔着笑脸和崔三妹搭话,其余四人也是迎着笑脸附和着,场面远看着极其热闹,只是处在人群中央的正主儿的崔三妹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说话完全是凭心情,显然此时她的心情是不好的。

    一帮子人尬笑尬聊,一个冷着脸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好在马车来了,解救了一群尴尬癌患者。

    崔三妹头也不回的上了马车,不挥手,不告别,只余留下冰冷的车帘子面对众人,嘲笑着这一群傻子的谄媚。

    “哼!拽什么拽。”望着远去的马车,终是有人不忿,小声的吼了出来,只是声如蚊啼,说话之时眼睛不忘瞄向大门处,生怕有人正巧出来听见似的。

    崔三妹什么身份?

    年轻时家里穷得一家人共穿一件衣裳,喝稀饭都喝不饱肚子,为了五两银子她娘就把她给卖了,她们这些堂嫂们可是亲眼看见她被人牙子给拖走的。

    只是她有了大造化,被大官娘子看中,提在身边当了大丫头,后来又许了大管事娘子,如今到是衣锦还乡了,还回来在村里买了地修了这个庄子。她们崔家村谁不知道崔三妹是什么人,如今倒是瞧不起同族人了,每次回来都是眼高于顶的,不拿正眼看她们。

    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眼珠子长在头顶上,瞧不起谁呢?

    只是不知以前一年难得回来一次的人,为何如今频频回村,每次回来都阴沉着脸,是专门来给她们脸子瞧的?还是为了显示自己不一般身份的优越感?

    “别乱说。”为首的老太太小声提醒,小心祸从口出才是。

    “散了。”

    本来好好的,被崔三妹这么一搅和,众人也没有闲散的心思唠嗑了,纷纷散了各自家去。

    这边的萧茗三人一路出了崔家村,便坐上马车去了下一个村,只是在远离崔家村后明笙驾着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萧茗带着梨儿二人利落的跳下马车,明笙继续前行,转眼消失不见,地面上两道车轮印记显示着它曾经来过的痕迹。

    萧茗带着梨儿转了个弯儿向田径小道上走,不过半里地,就听见啾啾几声。

    远处,大树上的夏小八冒了一个头出来向她们招手,然后直接从三米高的大楼上飞身而下。

    萧茗二人迎了过去。

    “已经准备好了,走吧!”

    不久后,夏小八带着萧茗二人小心的爬在一处山上向下看着下面的官道,官道下面横七竖八的掉陈列头几块大石头,而山上的夏小八手中捏着一根绳子,

    此时的官道无半点人影,四处静悄悄的。

    也不知等了多久,夏小八突然说道:“来了。”

    萧茗打起精神来,看着远处的官道,不过此时并没有人,不过习武之人耳朵自然比普能人灵敏,听得自然比寻常人听得远。

    果不其然,一辆马车正从远处缓缓驶来,正是从崔家村出来的崔三娘。

    马车越走越近,萧茗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突然,驾车的车夫吁的一声,拉住缰绳让马儿停了下来。

    “崔管事,前面有落石,马车过不去,小的马上去移开。”

    车帘子掀起,正是崔三妹,此时的她脸色依旧难看,看着眼前碍眼的几块大石头不悦的道:“还不快去,磨蹭什么呢?耽误了老娘在老夫人身边的差事你吃罪不起。”

    “是。”车夫忍着气下了马车,他本来就是要移开石头的,结果被崔二妹这么一顿斥心里自然不高兴了。

    不过嘛,再怎么不高兴他也只能受着。

    不过几块落石,在搬动的过程中,崔三妹不停的催促:“动作快点,搬个石头都这么费劲要你何用?没用的银样鑞枪头,”

    车夫才移开石头,还没来得急上车,头顶一块大石从天而降,好巧不巧正好落在了马头上。

    小心落石,果然得小心落石,不然指不定哪天祸事就来了。

    这一砸可不得了,马被砸了个半死,瞬见就发起狂来,拉着马车就疯了似的狂奔,把来不急闪躲的马车夫撞得飞起,重重的落在地上半死不活。

    “啊!”救命,马车里传来嘶心裂肺的尖叫,只可惜这个地方又有何人来救,可怖的尖声伴随着马车奔向了未知的命运。

    “耶!”夏小八兴奋的握拳,他就知道经他之手能万无一失嘛。

    最终马车倒在了路边,马车上的崔三妹从四分五裂的车厢中倒了出来,昏迷了过去。

    “走吧!”萧茗目光清冷,起身向另一个方向走了,并没有立即却拯救受伤的人。

    她们真去了那年轻媳妇所说的隔壁村,到了村口明笙驾着马车在村口早已等候多时,而夏小八再次隐藏了起来。

    进了村,萧茗如法炮制,刷了一波存在感才慢悠悠的回城去。

    柳家里,大管家柳福捏着手里的书信有些魂不守舍的,眼睛跳动得厉害,总觉得又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一样,为什么要说又字?因为这几日对于他来说也算是煎熬,派去平城的人一波接一波的死,对方手段狠辣,行踪诡秘,他们的人又远在京城能调动的不多,又加之平城知府根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这让他们对付萧家来更家难上加难了。

    对于平城的事,柳福深深有种鞭长莫及之感。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他要找的人已经到了他的眼皮子底下了。

    同样还有西北战事,悬疑太多,儿子柳乾一直在西北谋划,以往每月能保持两封密信往来,只是不知怎么的,这个月他一封信都没有收到,也不知局势如何,上次在密信中提到发现了石亭玉谋反的罪证,不知是否属实,若是属实,老爷的大业又能更进一步了。

    柳福揉了揉眼角,他感觉有些疲惫,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也许是这几日没有休息好的原故,做事总有些力不从心,再加上两个儿子长子被人毒害变成了一个傻子,次子远在西北无消息,家里的老婆子又闹腾不休。

    他真感觉去年是让他事事不顺的一个,接连的失利让老爷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冷,作为跟随了老爷几十年的老人,他自然知道一个失去了作用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他不过是老爷摆在明面上的人罢了,对能为大业故,亲情皆可抛的老爷来说,这几十年的主仆情谊真的不算什么。

    柳福正想着,只见一小厮飞奔而来,在堂堂首辅内肆意狂奔,是谁借你的胆?

    正想黑着脸斥责两句,却见小厮已经高声呼喊开了。

    “福总管,大事不好了,崔管事受伤了……”

【笔下文学】手机版免费阅读网址:m.xiaoshuo8.net